倾覆的绝响,金福南杀人事件始末

时代的烟云流转风物暗换总是不经意间打上暴虐和反暴虐的烙印。在无岛这个自成体系且与世隔绝的荒村上,悲剧总是轻而易举地上演,将天地一线扯成异端的红色骇怖。

       福南自始至终都算是个悲剧角色。
       幼时海媛主动亲吻她,可能就在此埋下了对海媛微妙情愫。但从海媛角度来说,她可能仅仅因为好玩有意思,并且只是将福南作为一位玩伴而非最为亲密的挚友,海媛没有正义感,甚至称得上懦弱、冷漠,性格天生使然,这一点从两人被四个不怀好意的少年围起来有所侵犯中就有所表现:海媛留下福南独自逃走,过后又藏在树后远远看着。此情节与后来小燕死时她在山坡上观望简直如出一辙。
       而福南呢,作为童年时唯一的朋友,她对海媛的依赖可以说很深。海媛初来时,福南欣喜若狂;殷切地招待,说海媛来之前每三天都会来打扫外公的屋子;泡澡时的举动;此前,还有每封信里的“亲爱的海媛,我想你”。诸如此类。可以说是暗含了一种隐约蕾丝边感情的。但对于这些,来自首尔且因地域原因愈发功利冷漠的海媛只是客观地经历,却不深刻地体会,自然无法领悟到福南的情。
       开头的铺垫比较到位,和海媛结尾时的指认、抽出圆珠笔反抗恰好形成鲜明对比。
       记得海媛在指认前曾抬头看过耀眼的阳光吗?福南也曾睁着布满血丝的眼,最后道“太阳它对我说话了”,而后画面在鲜血中爆发,这是一次彻彻底底的复仇,而这也并非突兀,当万宗之前将指甲油挥到福南脸上的时候,她就拿起镰刀杵在门外,只因有女儿才不忍下手,后来甚至连福南最爱最信任的海媛在关键时刻都没能说出真相,再加之痛失女儿,便使这一切成为了导火索。
       福南是悲剧的。
       她的身上有着妇女的坚韧隐忍,所以在无岛这座人间炼狱中,她因所拥有的品质而饱受欺凌。
       和岛上的其她妇女一样,但她们的所谓“隐忍”带着盲目的崇拜和病态。
       姑姑跳下悬崖前说:“我十五岁来到这座岛,在这里生活了五十年。”由此可见她或许也曾是一位备受煎熬的女子。
       福南拿起屠刀的那一刻,对所有人的杀戮其实称得上是对岛上人的救赎。从此无岛无踪。
       看见福南首次离开岛屿,船夫把钱还给她时她还奇怪地嘟囔着:“怎么会有这么亲切的人。”以此衬托出从前生活的不幸,和对人性的戒备,也与后面对海媛所说的“你这个人太不亲切了。”形成对比,具有一定的讽刺意味。
       最终福南在鲜红的血液和童年的回忆中消亡。海媛则得以重生。

  一 :   邓海媛              

当金福南的幼年挚友海媛回到无岛上的时候,海媛的冷漠自私和大都市首尔生活养成的怯懦品格悄无声息地成为助纣为虐的砝码。福南纵然善良质朴、温和开朗、亲切待人,却躲不过丈夫的毒打、小叔的蹂躏以及姑姑的逼迫使唤。她的丈夫万宗可以在她的眼皮底下招妓,而她就像猪狗一样在房间外面进食,麻木不仁最终演变为生而为人的愤恨。当福南得知万宗性侵自己的亲生女儿小燕的时候,试图带着小燕离开无岛,到首尔过自由尊严的幸福生活,却被万宗拦截,世态以至崩溃,摧枯拉朽。

 一天夜里街边有男孩殴打女孩,女孩向路边的车求助却被无情的拒绝。她被传唤去警局,指认凶手,她却没指认。也许她也是害怕凶手。

继父万宗失手杀死了女儿小燕,福南终于爆发了心底隐忍多年的当牛做马的愤懑。她杀害了一众没有人的意识和情感的村人,割下万宗弟弟的头颅,最终含着刀柄将尖刀刺入万宗的心脏。而精明理性的都市人海媛在面对福南的每一次辗转沟壑的无助的时候,只是予以冷淡世故的目光,回避这些修罗场造成的矛盾攒聚。虽然福南将海媛当做心灵的旅伴,甚至如此不带功利心的崇拜着海媛,希冀海媛能带着她和女儿到首尔去过另一种生活,但是海媛却一次次的伤害了福南,导致了福南的万劫不复。

她脾气非常暴躁,接到朋友的电话也很不耐烦,在单位她对前来需要帮助的大娘也没好气的拒绝帮助办理事项,导致有些人看不惯对她小惩戒了一下,她却误以为是那个善良的同事所作所为,一怒之下当着那么多人面动手打了同事一耳光,事后发现自己错怪好人,但为时已晚被单位强行放假几天。

小的时候,在目睹福南被一众不良少年侵犯的时候,海媛没有发声;当福南厉声指责万宗是杀死女儿的真凶的时候,海媛仍是静默,当她的供词可能改变整个事件全局的时刻,她却说自己当时在睡觉,甚至没有一丝一毫对于福南的悲悯和体恤;当福南杀死一众村妇和万宗兄弟的时候,海媛想到的只是逃跑……海媛已经成为一种精神性的符号,暗示着商品经济下物化的人的本质,就像福南想杀海媛的时候说的一句话,“你太不亲切了。”明哲保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海媛无法逃脱的宿命性冷漠,当她对于可以灵活处理的无助的贷款老太太风波无法调剂,只是厉声斥责的时候,当她对于同事无情到猜疑掌掴的时候,已经对于她的精神悲剧属性有所暗示和象征。

回到家把来的信看都不看的扔在垃圾篓里,在家里也是胆战心惊不如去溜达,回到外公住过的地方待几天。

福南的悲剧,是男性体制下功利文明对于自由人性的无情剥夺,体现了传统女性对于倾覆性体制威权的反叛;海媛的悲剧,是资本化时代功利文明对于人本的温和的颠覆,体现了现代女性对于赤裸裸的商品化体制的无声静默。然而最终海媛悔悟了,指认了凶手也恢复了作为人的道德良知。

一个小岛,有儿时的玩伴。

小的时候,海媛教福南吹笛子,福南在被海媛杀死前,也情系海媛,希望海媛为自己吹奏一曲最后的生命异调。然而最终回首,不过是倾覆的绝响。

二:看是希望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沈园清客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1

看到出这位玩伴见到海媛有多好高兴。岛上人不多,大家都知道她是金家的外孙女知道是首尔来的,非常热情。

玩伴为她介绍自己丈夫万宗,小叔铁宗,却被万宗姑姑教训不应该直呼其名。姑姑对海媛也是没有好脸色。姑姑吩咐大伙抓紧干活,让福南也赶紧干活。

海媛看到一位呆呆的爷爷和铁宗嘴里在不停的嚼着什么。福南告诉她那是笨笨草越嚼越笨。

福南和她来到海媛外公家,那里有她俩的回忆。

这里海媛看到了福南的女儿小燕,小燕没离开过岛性格也怪怪的,十岁了没上学,海媛对福南说怎么也得让小燕上学,当妈的心哪有不为孩子想的,想说什么却被海媛打断了。

海媛说十五年没人住过的房子怎么还这么干净,原来这都是儿时的玩伴福南隔三差五来打扫,海媛问刚才说小燕的事,福南考虑到海媛饿了说先去给她做吃的以后再说。

晚饭的时候万宗说要带小燕去钓鱼,福南叨咕着每次也没看你钓到什么鱼,但是小燕愿意和爸爸去,那就去好了。

万宗他们走后,铁宗竟然跑到福南房间打炮。

万宗带燕儿回来看到被子上有草沫沫,福南当着万宗面扑噜被子。

福南嘟囔说万宗又没钓到鱼,却被万宗一脚踹开。

警告福南说话注意点还拿猪狗比喻被打一次就应该长记性,锁上门就对福南大打起来。

小燕就在外面。

第二天早上吃饭万宗又表现出一点点的关心。

岛上大妈们有什么活都会找万宗帮忙干。夸万宗能干,没有他这样的男人不行。福南听都不听就拼命干活。

福南干完活去给海媛送饭吃,还约海媛去小时候常去的泉边洗澡。

福南还帮海媛洗衣服。一条白色长裙。洗的时候往自己身上比划一下。

夜幕降临福南和海媛一起裸体在泉水里洗澡,福南夸海媛皮肤又白又干净,还摸海媛的胸,海媛吓了一跳,福南说都是女人怕什么。还逗海媛问她是不是很多男人对她垂涎三尺。

次日海媛自己在小岛上游逛,看到福南向她提起能链接外界的电话线的地方。

逛着逛着海媛蹲在地上也尝起了草,突然后面铁宗出现了还递给她从兜里掏出的笨笨草。海媛尝过之后吐掉了。

铁宗一步一步靠近她。

还好小燕来了。

海媛带着小燕一起折小船一起穿海螺。小燕希望自己快快长大像姨母一样穿耳洞。

傍晚海媛带着小燕回来,在福南家外面听到万宗当着福南的面找来小姐打炮。

福南表面无动于衷内心不知道又是怎样的忍受,福南怕小燕看到听到赶紧让海媛带走小燕。

福南又被万宗戏弄打骂,受伤之后让她抹大酱,活在这样压抑的岛上,福南肯定也应该想过离开。

福南来找海媛,只有看到海媛福南才是开心的。

海媛问福南:他跟别的女人做那样的事,你还能装作不知道。福南说:在这知道也得装不知道,你又不是会对我负责。

海媛说:别人不照看就活不下去吗?你都成人了,自己的事要懂得自己解决。

福南喜欢待在海媛身边,哪怕是一分钟。

图片 2

她自己受多大委屈她都能承受,唯独不能让女儿承受,这是母性的本能。

福南在万宗裤子兜里发现小燕的内裤。

她希望能让海媛带她和燕儿离开这里,去过另一种生活。

海媛被单位开除了要回去处理问题暂时不能带她们走,又像小时候承诺一样说以后会带福南离开。

福南有点伤心欲绝不得不说出万宗对燕儿有可能做出乱伦的行为。

海媛不信还对她吼,说她不应该编这样理由。

福南一定伤心死了,唯一的朋友也不信她。

她俩的对话被婆婆那伙人听到。

隔天海媛虽然不信但也试探性的去问燕儿,却被福南婆婆打断,让她快点离开,不要去管她不应该管的事情,也告诉海媛燕儿不是万宗的孩子。        

三: 逃     离            

求助无望的时候还得靠自己。

福南开始自己想办法逃离这个恶岛。

带着比自己命还要重要的小燕离开。

小燕不愿离开但是知道不跟妈妈走妈妈又会被打。

图片 3

妓女帮着福南离开。

逃离的船是这个叫德秀开的。

母女俩很害怕。

逃离不成被万宗拽着头发往回拖,边打边骂。

旁边一伙人不但不求情还煽动使劲打。

铁宗拖着妓女进树林。

德秀说着别人家的事不该管。

只有燕儿抱着万宗替妈妈求饶。

却被万宗狠狠的推向一旁撞到石头上。

福南爬到小燕身边。

小燕起来,跟妈妈去首尔。

福南哭喊着让小燕快起来。

万宗还在骂说抹点大酱就好了。

福南疯了似的嚎哭。

婆婆请来了岛外警员。

而不是医生。

让他给开个正常的死亡证明。

让福南告诉警员小燕是不小心踩空摔死的。

旁边的大妈们还有心思开玩笑。

说难道是福南杀的。

福南反抗了。

说是万宗杀的是他引起的。

万宗却反咬一口跟秀德一起指责福南。

管警员的人一口一个大哥的叫着。

大妈们也帮着万宗。

警员问:【那福南的朋友呢?你也看到了孩子死吗?】

海媛来了,现场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她。

海媛答:【没有,当时我在睡觉】。

福南无奈的把头撞向墙。

警员要走了大家都来送他还带走好多吃的,万宗还送了车费。

海媛回家急匆匆的拿行李也要走,脚却踩到了木刺,有木刺的地方是福南和海媛小时候一起刻下来的。

海媛没能赶上船, 大家催着船走怕是海媛说什么。

傍晚的时候小叔铁宗端了一碗汤水来,迷晕海媛。准备强奸她。

福南拿着烧火棍过来吓跑铁宗。静静的坐在海媛身边。

小时候海媛教她学吹竖笛,还捏着鼻子亲她。

她们碰到了几个坏男孩,男孩们用棍子挑起海媛裙子,福南挺身而出保护海媛。不料却被男孩们用笛子打晕。笛子断成两节。

海媛起身自己逃跑。过后又返回来看到男孩们围着福南在⋯⋯。

四:兔子急了还咬人 何况是人

海媛起来大吐。

福南把小燕埋在了院里。

今天万宗和铁宗出岛。

女人们在地里收土豆。

婆婆回家给大妈们取吃的。

福南不停的收土豆收土豆收土豆。

呆爷爷坐在长椅上,大妈们也坐在长椅上乘凉喝米酒唱着跳着。

福南一袋接一袋的收土豆,突然停下来望着太阳好一会。

走到树下狂喝水,说太阳对她说话了。

大妈们狂笑。

福南从脚边拿起镰刀砍向其中一位大妈,直接砍中脖子在用力的拔出镰刀。

接着又砍向吓得只会爬着走的另一位大妈,刀刀砍中脖子。

紧接着追上另一位大妈告诉她:忍太多就会生病。说完使劲的砍下去。

姑姑回来看到浑身是血躺在土豆地里的大妈们赶紧跑掉躲了起来,福南一个地方接一个地方找她。

海媛醒来之后爬到山上找能打电话的地方发现电话线被剪断了。

海媛在这里看到了婆婆,婆婆吓得直哆嗦告诉她发生的事情,嘴里不停的说等男人们回来就好了。

福南这时候也已经找到了这里,她在海媛回头的时候敲晕海媛。

福南不慌不忙的追赶着姑姑来到崖边。姑姑看到船回来了马上就到岸边了。

姑姑要告诉男人们发生的事情,说着就跳了下去。摔到底下的崖石上。

铁宗上岸之后在泉边喝水,看到福南傻笑边笑边抓她的胸。福南拿起镰刀割像他脖子,却被醒来走到这里的海媛看到。

万宗和秀德路过土豆地问呆爷爷好,说着呆爷爷的风凉话。

说着走着也来到了泉水地方,秀德和万宗抬头看到铁宗的头挂在树上。

福南悄悄走过来却被海媛的喊叫被发现了。

福南砍向万宗,万宗躲闪,福南又砍向秀德,秀德用胳膊挡,挨了一刀。

福南在次砍像万宗,万宗反抗推倒福南,福南哪里是万宗的对手。

之后福南被万宗反绑起来,万宗说她想死自己死不应该杀这么多人。

说她每天像个石头,自己对她才没有性趣。

福南反驳他不应该对孩子下手。

福南说自己去自首认罪并且要把万宗的罪公布于众。

万宗觉得不妙决定杀了福南就当正当防卫。

海媛站出来说这样她会去告发。

万宗说要么一起杀掉要么一起跟他。

福南说这样对不起亲爱的。

万宗听后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福南用自己的舌头舔万宗手里的刀,万宗好像很享受的样子手软的刀都掉了。

福南舔着他的手指,看来万宗真的很享受。

福南趁机狠咬住万宗的手指。

万宗疼的向福南的脸上捶打,起身就去拿木桩上长斧头。

在他还没有拔出来的时候,福南用嘴咬住掉在地上的刀刺向万宗身体。

福南拿起镰刀又向万宗砍下去,砍倒了还在砍不停的砍,砍的血肉横飞。

边砍边问疼吗?很疼吗?等会给你抹大酱。

拉着万宗身体到大酱缸边向他摔大酱骂他是狗杂种、禽兽不如的东西。

刚才在一边看傻的海媛和秀德这会想起要逃命拼命的跑。

跑到船上准备逃命却怎么也打不着火。

福南已经拿着镰刀追赶过来,这时海媛终于启动船了,不料绳索绑在岩石上。

秀德不得不下去解绳索,这时福南已经追赶上来抓住秀德,俩人扭打起来掉到海里。

海媛胡乱鼓捣把船开走了,望向一片血染红的海水。长出一口气。

岛外的人好多天没去小岛出船了。

今天出船接到一位长发飘飘穿着一身白裙的女子。

开船的人问女子有多久没出岛了,精神还正常吗?边问边笑。

女子回答跟自己的年龄差不多有三十来年,开船的看到女子包包里有长笛让她吹一段可以免船费。

船到岸了,这是女子第一次来到外面世界,女子给了船费,开船的只收取一点把其它的给了女子,让女子多买点好吃的,告诉她县城有去首尔的车。女子说干嘛对她这么好,切,还有这么亲切的人!

女子没穿惯高跟鞋拐了一下,扔掉鞋。就在这时她看到有警员在查看另一艘船。

海媛在梦里看到小燕死的时候福南伤心欲绝的时候望向自己。

海媛惊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已被手铐拷住。

看见墙角的福南直勾勾的看向自己并起身向自己走来。

海媛逃出屋子向楼下跑去。

楼下之前上岛的警员已经浑身是血的躺在椅子上。

福南拿起大锤砸向海媛却砸到桌子上。

海媛跑向门,门已经被铁链锁了好几圈。

福南拽住海媛头发,海媛回手回击。

跑向墙边拿起挂在墙上的电棍用力打向福南头部。

福南冲过去掐住海媛脖子,海媛用力挣脱,逃到关犯人的房间锁上门。

福南走向警员从他身上找到钥匙,也拿起装在包里用胶布缠着的两节长笛。

福南:吹,像从前一样。海媛:什么?福南:你以前给我吹过的那首歌。海媛:福南你别这样。福南:什么?海媛:为什么对我这样?福南:你这个人太不亲切了。

海媛拿过笛子,福南悄悄用钥匙打开锁。

海媛崩了一脸血,福南被没死的警员打中两枪。

福南走到桌椅旁拔起大锤再次砸向警察。砸了两下这回肯定死了。

福南拖着中枪的身体努力向海媛爬去嘴里说到:以前在村里,谁要是不干活姑姑就会说,休息的话,地就荒废了。现在再也不想听那种话了。

福南举起大锤,大锤没能落下,海媛已经用当初交福南吹歌曲的半截笛子插向福南脖子上。

福南忍着痛拔掉笛子爬到海媛身边用满是血的手把这半截笛子对着海媛手里另一头的笛子,躺在了海媛腿上。

海媛边哭边吹,福南用她的手为海媛擦泪。

福南也抬起手摆着吹笛子的手型,海媛哭着为她纠正手型。

福南双手掉了下去。

海媛抓起福南的手,但是这双手再也抓不起来了。

五:尾声

人死在哪里就要埋在哪里,岸边坟包,土豆地坟包,泉边坟包,家门口坟包,酱缸坟包,岩石的火葬。呆爷爷坐在土豆地里对着饭桌也随他(她)们去了。

首尔警局里有被指出来的杀人凶手。

【亲爱的,海媛,真的很想念你。

给海媛,亲爱的海媛,想念你。

有事想拜托你,能帮我的也只有你。

给海媛,亲爱的,海媛,你一定要来呀!

福南。

垃圾篓里的信。】

图片 4

图片 5

本文由金沙贵宾会网址发布于官方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倾覆的绝响,金福南杀人事件始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